网上赌球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不包括室内室外文物及瓷器装饰价值

时间:2017-09-05 作者:admin 点击:

  直到2016年7月,张连志在一个饭局上突然被捕的消息在网上传开,“瓷房子”背后的上亿元借贷纠葛才浮出水面。“瓷房子”则被放到网上进行司法拍卖,用于偿还张连志欠下的亿元债务。
 
  今年7月,张连志主动出现在媒体面前。在北京举行的一场“天津瓷房子‘拍卖门’事件法律问题专家研讨会暨媒体发布会”上,张连志讲述了亿元债务的前因后果。他对媒体说:“如果我真的借了一个亿,瓷房子我送他!”
 
  张连志称,2012年7月,他用“瓷房子“产权作抵押,向一家名为鑫泽的小额贷款公司融资贷款1亿元,月息2%。然而,一段时间后双方产生巨大分歧。张连志称,借款实际到账数仅有5700多万元,但鑫泽公司坚称,实际出借1亿元,并有张连志签字、粤唯鲜公司盖章的借款合同,每份合同借款额500万元,共20份。
 
  令人意外的是,法院随后连续3次撤回了拍卖。据了解,第一次撤回的原因显示为“拍卖价格有待商榷”,第二次是“拍卖须知有变动”。就在第三次拍卖的前两天,东丽区人民法院再一次撤回了拍卖。
 
  经法院审查,当事人签订的借款合同、相应的银行划款记录,均证实借款总金额为1亿元。不仅如此,在审理阶段,张连志本人亲自到庭,认可借款1亿元的事实,并表示和原告已经私下进行过协商,请求法院调解解决,双方达成了还款1亿元本金以及利息的调解协议。
 
  此外,张连志在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申诉时与对方达成的和解协议以及在司法拘留期间所达成的执行和解协议也均认可借款本金为1亿元。
 
  经查打款记录,双方签订借款合同后,首先鑫泽公司于2012年7月25日向粤唯鲜公司账户汇入500万元;被告张连志出具确认函,明确要求将款项打入到林更和白金楠账户。后鑫泽公司工作人员赵书清分别于2012年7月25日分5笔向张连志指定的收款人白金楠账户汇入4500万元,于2012年10月19日向张连志指定的另一收款人林更账户汇入3000万元;鑫泽公司另一工作人员刘瑞萍于2012年10月19日向林更账户汇入2000万元,上述汇款共计人民币1亿元。
 
  另外,相关媒体报道中称“据张连志和黄小燕回忆,2012年7月和10月,依照与单、崔二人的约定,粤唯鲜公司两次到和平区房地产管理局,用“瓷房子”做了两次各5000万元的他项权利”。法院认为,若仅仅是借款5000万元,其不可能对房产连续做两次各5000万元的抵押。争议之二,“瓷房子”到底值多少钱?“瓷房子”拍卖过程中一个颇受关注的争议点,也是双方分歧巨大的问题,在于“瓷房子”到底值多少钱。
 
  法院称,按照法定程序,在双方在场的情况下,抽签确定天津中量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作为价格评估机构,对该评估机构的选定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按照这家公司的评估, “瓷房子”在网上挂出的第三次拍卖起拍价为1.4049亿元,不包括室内室外文物及瓷器装饰价值。
 
  法院称,评估报告作出后已送达张连志,并由其本人亲自签收,张连志也并未对该评估报告提出异议。而张连志于今年3月单方委托北京市国宏信价格评估有限公司作出了“瓷房子”价值为97.97亿余元的价值评估报告。对于这个评估结果,法院认为,评估事先并未通知法院,且未经对方认可,该评估报告并不当然具有证明效力。
 
  事实上,去年张连志曾委托北京中财国誉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瓷房子”作过资产评估,2016年7月20日出具的评估结果显示“瓷房子”在2016年6月30日的市场价格为人民币98.8亿余元。而今年3月由北京国宏信价格评估公司作出的98亿余元的评估结论与其相似。评估结果悬殊巨大,主要原因是瓷片能否算进评估范畴观点不一致。
 
  张连志方代理律师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王殿学对媒体称,“这些瓷和房子是不可分割的。法院把它分开来评估,是对景区的一个破坏,会降低这个房子的价值。最高人民法院的规定是如果不可分的话,是不能分的。它是3A景区,拆开的话博物馆和景区都不再存在。”